[东方新闻]彭丽媛同二十国集团外方代表团团长夫人参观中国美术学院

[东方新闻]彭丽媛同二十国集团外方代表团团长夫人参观中国美术学院

[东方新闻]彭丽媛同二十国集团外方代表团团长夫人参观中国美术学院...

2016-09-07 01:11:24 爱奇艺 阅读全文

  采访手记:巴特尔是我们本次选题采访的第一位导演。和他的对话包含了他所有的人生经历,透过它,你可以看到一个导演从初入行直至在圈内颇有知名度的全过程,而对于如今的内地电视剧存在的弊端,除了让导演们屡次提及的不公正的收视率状况,巴特尔也呼吁能够用更严谨的心态看待此问题,面对如此大的市场,每一个人,都大有可为。

  入行前传:美术界叫曹小强

  主持人刘杨:导演,我们知道你之前获过很多奖,但是好象大家对你的经历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,当初您是怎么踏入这个行业的呢?

  巴特尔:我原来应该算是80年,那时候我在美术学院当老师,当了10年老师。然后我到武汉电视台搞摄影,搞了两年摄影转导演,于是就踏上了辛苦无比、没日没夜、很少归家的行当。

  主持人刘杨:在没入行之前对这个行当是怎么看的?

  巴特尔:这有个人情结在里面,我喜欢影视,我们小时候没有电视就喜欢电影,我曾经老做电影梦,包括我画画也是因为电影的缘故,就是看电影把电影的故事回来画成连环画,看一个电影画一个,积攒了很多,就练就了画画的本事,就进入了美术学院。进入美术学院以后还是痴心不改,觉得连环画太小了,那时候又成立了电视台,我就转行以搞摄影的角度进去。从搞摄影的角度说也不是太顺利,电视台那时候很新鲜,电视机、摄影机很金贵,不像现在到处都是摄影机。所以也不给我们机器学,就是在师傅拍我们在旁边看着怎么拍,然后学。我当时到电视台的想法主要是想当导演,所以也不大注重搞摄影,两年以后我就转导演了。

  主持人刘杨:其实有点下海的感觉,从一个铁饭碗转过来的。

  巴特尔:跟饭碗没有关系。我在当时美术界已经有一些成就了,我当时是湖北连环画协会的会长,中国美术家协会的会员,已经到一定程度了。等于是要放弃这个领域,进入一个新的领域。回过头来能不能达到我美术的成就还是一个未知数,只是凭着年轻人的一种喜好,自行其是的放弃了一个似乎很成熟的事业,走到一个新的领域从头开始。我在美术界人家都知道我的汉名叫曹小强,我到电视台以后就换成了巴特尔,这是我姥爷给我起的小名,家里是这么叫的,所以很多美术界的人都不知道巴特尔就是曹小强。

  主持人刘杨:您最开始的时候有一段非常艰辛的入行经历?

  巴特尔:我个人喜好是喜欢什么就实践什么,真的很幸运。一个人干一行要喜欢一行,当然每一行都有艰苦的道路走,这是正常的,我不把它当成辛苦。我幸运的是我喜欢美术进了美术学院,当了老师教画画,还参加全国影展,得了奖。我喜欢电视又进入了这个行当,给自己规划十年要拿飞天奖,三年实现的,再说5年拿最佳导演奖,没到5年又实现了。就是你喜欢一个行当就会全身心的投入,投入以后必然会有成绩。

  主持人刘杨:有些人他们有抱负实现不了,您有这些抱负而且实现了。

  巴特尔:应该说是幸运的。

  电视奋斗史:韩剧是向中国电视剧学习

  主持人刘杨:您入行的时候电视剧的行情是怎么样的?

  巴特尔:非常简陋,跟现在简直是天地之比。那天我做后期,电脑把我一百多人的场面做成一千多人的时候我很感慨,而且现在有很多的后期合成,那个时候是搬三四台机器拍,包括那时候字幕也是用笔写出来的一针一针的拍,技术跟现在没有办法比。现在是数字的,那时候是磁带老卡,老划线,所有的设备都是不过关的。到了80年代初期,应该说我们国家电视剧技术上的设备跟世界同步了。哪怕是一个县级的电视台组建,他的设备也是世界一流的,因为都买这个,价钱也差不多了。不像原来一部摄像机非常金贵,我记得当时我们台拍摄中无意中摔了一台,连市委都知道了。不像现在机器太多了,家里都可以买了,所以从技术上突飞猛进已经是不可比的。从我们的电视剧质量上、画质、内容上,我作为一个电视剧导演很自豪,它确实是世界第一。除了产量第一以外,我们很多电视剧,有些人赞成的什么韩剧超过中国电视剧多少,我认为中国电视剧比韩剧好。韩剧是向中国电视剧学习的,我们现在应该更加强我们自身的能力,应该更加领先,而不是向谁学习的问题。

  主持人刘杨:其实作为我们来讲伴随电视剧成长的一代,最初在我们的记忆里就是《西游集》、《霍元甲》这些电视剧。您接触这一行印象比较深刻的剧是什么?

  巴特尔:那跟大家一样,就是《阿信》,港台的比较多,《霍元甲》包括《上海滩》,港台剧当时是充斥着我们的屏幕。后来我觉得得益于广电总局有一个政策,就是黄金时间只能播大陆的电视剧,这一点为我们国家的国产电视剧发展起了决定性的作用。现在你再问老百姓你想看日本的连续剧,还是看中国的连续剧,人家愿意看中国的。

  主持人刘杨:当时看到那些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自己将来也要拍一部类似的东西?

  巴特尔:经常想,搞美术的时候还没有太想,搞电视以后想的就是超越。比如说今年我拿了三等奖,明年我就争取拿二等奖,再一年就拿一等奖,然后想继续保持一等奖。慢慢的奖都拿完了以后,心态就平和了一些,更多的是享受电视剧创作的过程,就不太考虑结果了。

  主持人刘杨:对您来说从摄影到导演的转变是一个很享受的过程?

  巴特尔:对,应该是这样。

  主持人刘杨:我想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转变,是什么样的机遇促使您做这样的选择和转变的?

  巴特尔:少儿情结,小时候就喜欢看电影,看完电影回来就画画。这种情结一直延续到今天,虽然我还没有拍电影,我也准备拍电影,电视剧已经给我很大的享受了。

  主持人刘杨:您拍的第一部电视剧是什么?

  巴特尔:一个录像带,叫《东方珠宝店》,那时候大量的音像出版社出盒带。

  主持人刘杨:哪一年拍的?

  巴特尔:81年还是82年,很早了。我第一个获奖的电视剧是《xx518》,是获得飞天奖。开始拍连续剧的就是《儒商》,后来就是《西部警察》、《车间主任》。自己获得成就比较多的是《西部警察》,最佳导演、最佳摄影、最佳电视剧。

  主持人刘杨:您作为导演的第一部作品出来去面对观众,看到自己的名字在导演那一栏的时候是什么心情?

  巴特尔:很有意思,我当时拍的短片在电视台播的时候,武汉街上很多摊位放着电视,我就骑着自行车在街上看。当时有的加里也没有电视机,大家就在街上看。看到每个老百姓他们欢笑、高兴、很感兴趣,自己也很高兴。现在顾不上了,现在有时候播的时候自己也没有时间看。

  主持人刘杨:那次应该是记忆最深刻的。

  巴特尔:应该是。

  主持人刘杨:那第一次拿奖杯的感觉呢?

  巴特尔:第一次拿奖杯是三等奖,在成都。拿奖我觉得还是感受不是很深,主要是第一次播出你的片子的时候。那是一个小品,我自编自导自演的一个小品,当时徐帆也是在武汉,是徐帆的第一个也是我的第一个。拍完之后中央台作为小品展播播出了,那时候电视台都贴大喜报,谁创作的在中央台播出,那时候都早早的坐在家里打开中央台等着看。

  主持人刘杨:接到无数的恭喜电话。

  巴特尔:那时候电话不是很多,那时候没有手机。

  主持人刘杨:那时候会不会觉得挺飘飘然的,觉得取得一点成绩。

  巴特尔:飘飘然没有,因为知道自己是新兵,倒是觉得我干对了这一行,觉得我是干这一行的料。拍电视剧很辛苦的,包括身体上、生理上、压力上。几百万的压力、成败的压力、收视率的压力,这些压力我都觉得是作为一个导演来说必须承受的。所以我干这行的时候从不叫苦、不叫累,确实很累但是我不叫,是因为我喜欢它。再一个我也觉得我确实是干这一行的料,想想不干这行别的也干不了。

  主持人刘杨:很多导演都说到这个问题,但如果再选择一次的话还会做同样的选择。给您最大的成就感是什么,来自观众还是同行的评论?

  巴特尔:评论这个东西很难说清楚,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包括有些作品我自己都不是很喜欢,但是收视率很高,也拿奖。我很清醒我拍每一个作品以后,一定要对自己的片子有认识、有定位,一定要有个人定位的,我不会受收视率包括媒体的影响。这部片子我觉得不是我很好的作品,起码排位很后,但是它的成就、获得的奖项可能是我作品里面最高的,我也不认为它是好的东西。因为我自己知道我的心用了多少,投入用了多少,哪些东西我把心用进去以后很踏实,有时候用心进去不踏实,很茫然、恍然,但是获奖了。我们生活当中有很多这样有意思的东西,并不是喜欢的东西获奖了,你觉得最好的东西可能收视率不是那么高。但是都不会影响我,如果我去迎合这些东西的话,我会做不好事的,会失去自己的很多主张。人们说观众是上帝,我不这样认为,我认为观众是朋友,这不是说你想看什么我就拍什么,我拍的东西给你看了应该是交流、交心的过程。

  《西部警察》:死囚都来信说来世要当警察

  主持人刘杨:您内心的情结赋予了哪部作品,是您最满意的或者是印象中最深刻的?

  巴特尔:你对一部作品开始之前做的功课,基本功越多、越扎实,心里感受越冲动,应该是越好的。我印象最深的应该说是《西部警察》,《西部警察》剧本我看了以后很喜欢,就有一种冲动,包括在戈壁滩上、甘肃那边拍摄那么艰苦、风沙那么大。我每天就像发烧一样的,就觉得有很多创作激情出来,而且一些很新鲜的点子和创意马上就会闪现。那种环境给我的直面感觉就让你冲动,茫茫戈壁、大西北那边,城墙断壁马上跟我剧本里的人物联系在一起。那个剧组是很愉快的,剧组所有人都心心相应,每天晚上看样片的时候,整个房间里都坐满了,大家一起哭、一起乐。当时我说这部片子成的,后来是在中央台播出。

  主持人刘杨:那时候是几几年?

  巴特尔:95年。那时候警察给我来信的很多,包括囚犯也有给我写的,死囚都来信说来世要当警察。因为那个剧本写的很好,剧本已经把人和自然、环境、戈壁滩、西北人文全部融合在一起,力量很强悍,所以我投入也很大。当然我们创作过程中,年轻人走的过程中有些不是那么好的机遇,有些是领导安排的,或者不是很情愿拍的东西也都会去拍。这个机会你不要浪费,会当做锻炼的经历。

  主持人刘杨:刚才听您说自己都很激动,很感慨。

  巴特尔:对,包括前一段时间半夜看到电视上放这个片子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那时候都很有才气,现在不一定能拍的那么好了。那时候没有杂念,没有想拿奖,没有考虑收视率,功利的东西很少,没有迎合市场,就是觉得好就拍了,拍了就影响社会大众,我也因为这个戏拿的最佳导演奖。现在有些商业性很强的,你不是很愿意拍的,包括选演员也是,他跟这个角色不合适,但是市场又要他,这对演员来说也是很累的。就像我导戏如果不合适也很累,如果合适了就会很轻松。所以有很完美的实践经历,也有很无奈的实践过程,这个很正常。

  主持人刘杨:您拍过很多艰苦的戏,您回忆里面哪部戏最苦?

  巴特尔:《旗舰》,《旗舰》应该说是我们一个正常电视剧拍了一个非正常的电视剧。因为拍军舰不是说拍就拍的,要有一些很多的准备,像军舰要掉个头都要两三个小时,我们出个海一天只能拍两三个小时。所以这个不以我的目的为转移,也不是我能控制的。还有我们拍潜艇,报废的潜艇停在岸边里面是没有空调,三亚5月份,用管子给我们往里面送风。不送还好,送进来的都是热风,我觉得那是我拍电视剧以来快疯了的一次。我们当时凌晨三点在潜艇里面停机,提前我就想:停完机我要大吼一声。但是我根本没有吼,最后一个镜头拍完了,大家都看着我,不知道导演好要干什么,我就说撤吧。当时我都不想干这一行了,太累了。有条件我会搭很多景拍,但是成本就上去了,各方面都要考虑,自己投资也舍不得花钱,有些能艰苦就艰苦一点。

  主持人刘杨:您之前提过《西部警察》是您拍过很纯粹的戏,现在市场环境下也一些无奈的地方,现在还不会想做一种这样的满足自己情结的戏?

  巴特尔:如果我自己有钱全额投资的话就会不顾忌了。现在收视率只是对电视剧基本的评估,可能广告商没有更多的参照物。收视率高不能说是好片子,只能说是很多人看了,现在也有很多收视率很高但是骂声一片的电视剧。广告商只图看了就可以,收视率不是决定一个好片子的决定性东西,只能说很多人看的。电视剧这个东西是有观众层的,我特别想拍一个小孩喜欢看、老头喜欢看,80后、90后都喜欢看的东西,但是这个很难,在一个作品里体现雅俗共赏很难的。

  主持人刘杨:什么情况下会让你看到一个本子觉得很好?

  巴特尔:就是碰到好本子了,可能这个本子的生活阅历、剧本走向跟你的艺术观点比较吻合,你认识的比较多,生活当中很多问题的看法你不一定是明确的,当你理解清晰、深刻的时候,他一定是你想拍的东西,你一定会自然的投入。

  主持人刘杨:陈家林导演这么大岁数了还奋战在一线,我想知道您有没有给自己设定什么时候不拍了?

  巴特尔:家林大哥那么大的年龄我肯定就不拍了,他是一个楷模,这么大年龄,刚做完手术,现在还在前线拍电视剧。

  主持人刘杨:现在整个内地电视剧环境有很多的变化,您有没有总体上的看法或者是认识呢?

  巴特尔:中国电视剧的水准是很高的,有点像中国的连环画,全世界连环画都不会超过中国,中国连环画是世界上最好的。因为它的读者最多,它的连环画可以画古典名著,但是国外往往只是卡通。中国的电视剧也很好,有那么多的台,那么多的频道。像到法国去只有三个频道,而且也不放电视剧,法国老百姓都没有电视剧可看。中国老百姓如果说今天一晚上没有电视剧,很多老百姓是过不去的,这是一种需要。所以这么大的市场需要的时候,你为这个市场服务应该是很骄傲的事情。作为一个导演来说你干这一行,提供精神食粮,应该是很愉快、很骄傲的事情。当然我们的电视剧市场也在健全的过程之中,比如说包括有些市场的体制、包括有些卖的价钱,也都不一定是很规范的,都在摸索过程中,我相信会越走越好、越来越规范。比如说有些电视剧投入很大卖的钱不好,有些质量不行的时候价位就定的很低的,像有些大台价位就是定的很低的,中央台一天晚上广告那么多,但是给的价钱那么低。这个总要让投资方挣点钱,不能都让电视台挣了,电视台挣到天上去了,但是他给你的钱是非常少的。我觉得这个也会改进的,因为它不合理。

  主持人刘杨:现在内地的电视剧面临很多的冲击,比如说韩流、港台剧,您觉得有什么值得借鉴的地方吗?

  巴特尔:刚开始我们拍电视剧的时候是很幼稚的,包括电影,包括我们在电影学院的老师,对商业化、商业片的概念都没有,都在拍自己喜欢拍的东西,操作上跟世界、市场上也不接轨。香港的一些东西,当年香港、日本剧进来以后,确实给我们提供了一些学习借鉴的东西,比如说它的娱乐性,这是大陆原来很不重视的。可看性,我们都不重视,我们更强调的是政治性、思想性,使得我们的电视剧很少观众去看。因为它不好看,你的政治就起不到作用,思想就的不到体现,你一定要把观众吸引进去,电视剧是千变万化的东西,不能是政治口号。我觉得港台给我们的冲击也好、借鉴也好、学习也好,当年起了很好的作用,就在于他让我们认识到什么叫与娱乐、什么叫可看,什么叫跟观众贴近。当你知道这些东西以后,再加上我国改革开放,各方面放的很开了,包括给的国产剧的尝试机会,原来拍电视剧钱是出去了就不会回来,现在是有市场了,就可以有钱回来循环,是一个良性循环的东西。电视剧再学习了港台的那些可看性、娱乐性的东西,就比他们拍的好。因为我们实践机会多、作品多,哪个国家也没有那么多的作品,那么多导演一年拍那么多戏,那么大的市场。应该说当你学习这个东西,认识到这个道路以后,你走起来还是有条件走的。

  主持人刘杨:我们这次这么多导演聚合在一起算是盛况了,我之前觉得导演工会像是一个维权组织,您觉得这个导演工会最大的意义是什么呢?

  巴特尔:维权只是我们的一个小部分。导演委员会成立第一是为了交流,第二是为了自律,第三是为了维权。任何一个行业,比如说我们看了很多的片子,导演我们之间不认识,很想交流。大家都入会了以后,每年有一个交流的平台、交流的机会大家互相认识、信息交通,对我们的电视剧无论是艺术上还是操作过程上,很多东西都是促进和学习的很好机会。我们组织成这个导演委员会认识那么多的导演,有年轻导演有成就的老导演,有成就的老导演把一些经验告诉年轻的导演,这是很好的事情。每个导演当接到通知问愿不愿意加入这样一个协会的时候,有没有这样的意图的时候,大家都很踊跃。去年才120人,今年200人,应该说再过几年中国的导演基本上全在里面了。这样的平台,让大家也有一个约束、自律,无论是敬业精神上还是作品的走向上,包括你为人、做人,都会是一个约束。我们有自己的宣言、主张,大家按照这个主张来,在你主张的前提下发挥各自的艺术感受,包括你维权的问题,有些导演甚至有不公正的待遇或者是有些做的不好的地方,我们导演委员会有律师团,会很规范的出点子,进行维权的活动。我觉得更多的交流,这是最大的。

  主持人刘杨:谢谢导演。

  采访手记:巴特尔是我们本次选题采访的第一位导演。和他的对话包含了他所有的人生经历,透过它,你可以看到一个导演从初入行直至在圈内颇有知名度的全过程,而对于如今的内地电视剧存在的弊端,除了让导演们屡次提及的不公正的收视率状况,巴特尔也呼吁能够用更严谨的心态看待此问题,面对如此大的市场,每一个人,都大有可为。   入行前传:美术界叫曹小强   主持人刘杨:导演,我们知道你之前获过很多奖,但是好象大家对你的经历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,当初您是怎么踏入这个行业的呢?   巴特尔:我原来应该算是80年,那时候我在美术学院当老师,当了10年老师。然后我到武汉电视台搞摄影,搞了两年摄影转导演,于是就踏上了辛苦无比、没日没夜、很少归家的行当。   主持人刘杨:在没入行之前对这个行当是怎么看的?   巴特尔:这有个人情结在里面,我喜欢影视,我们小时候没有电视就喜欢电影,我曾经老做电影梦,包括我画画也是因为电影的缘故,就是看电影把电影的故事回来画成连环画,看一个电影画一个,积攒了很多,就练就了画画的本事,就进入了美术学院。进入美术学院以后还是痴心不改,觉得连环画太小了,那时候又成立了电视台,我就转行以搞摄影的角度进去。从搞摄影的角度说也不是太顺利,电视台那时候很新鲜,电视机、摄影机很金贵,不像现在到处都是摄影机。所以也不给我们机器学,就是在师傅拍我们在旁边看着怎么拍,然后学。我当时到电视台的想法主要是想当导演,所以也不大注重搞摄影,两年以后我就转导演了。   主持人刘杨:其实有点下海的感觉,从一个铁饭碗转过来的。   巴特尔:跟饭碗没有关系。我在当时美术界已经有一些成就了,我当时是湖北连环画协会的会长,中国美术家协会的会员,已经到一定程度了。等于是要放弃这个领域,进入一个新的领域。回过头来能不能达到我美术的成就还是一个未知数,只是凭着年轻人的一种喜好,自行其是的放弃了一个似乎很成熟的事业,走到一个新的领域从头开始。我在美术界人家都知道我的汉名叫曹小强,我到电视台以后就换成了巴特尔,这是我姥爷给我起的小名,家里是这么叫的,所以很多美术界的人都不知道巴特尔就是曹小强。   主持人刘杨:您最开始的时候有一段非常艰辛的入行经历?   巴特尔:我个人喜好是喜欢什么就实践什么,真的很幸运。一个人干一行要喜欢一行,当然每一行都有艰苦的道路走,这是正常的,我不把它当成辛苦。我幸运的是我喜欢美术进了美术学院,当了老师教画画,还参加全国影展,得了奖。我喜欢电视又进入了这个行当,给自己规划十年要拿飞天奖,三年实现的,再说5年拿最佳导演奖,没到5年又实现了。就是你喜欢一个行当就会全身心的投入,投入以后必然会有成绩。   主持人刘杨:有些人他们有抱负实现不了,您有这些抱负而且实现了。   巴特尔:应该说是幸运的。   电视奋斗史:韩剧是向中国电视剧学习   主持人刘杨:您入行的时候电视剧的行情是怎么样的?   巴特尔:非常简陋,跟现在简直是天地之比。那天我做后期,电脑把我一百多人的场面做成一千多人的时候我很感慨,而且现在有很多的后期合成,那个时候是搬三四台机器拍,包括那时候字幕也是用笔写出来的一针一针的拍,技术跟现在没有办法比。现在是数字的,那时候是磁带老卡,老划线,所有的设备都是不过关的。到了80年代初期,应该说我们国家电视剧技术上的设备跟世界同步了。哪怕是一个县级的电视台组建,他的设备也是世界一流的,因为都买这个,价钱也差不多了。不像原来一部摄像机非常金贵,我记得当时我们台拍摄中无意中摔了一台,连市委都知道了。不像现在机器太多了,家里都可以买了,所以从技术上突飞猛进已经是不可比的。从我们的电视剧质量上、画质、内容上,我作为一个电视剧导演很自豪,它确实是世界第一。除了产量第一以外,我们很多电视剧,有些人赞成的什么韩剧超过中国电视剧多少,我认为中国电视剧比韩剧好。韩剧是向中国电视剧学习的,我们现在应该更加强我们自身的能力,应该更加领先,而不是向谁学习的问题。   主持人刘杨:其实作为我们来讲伴随电视剧成长的一代,最初在我们的记忆里就是《西游集》、《霍元甲》这些电视剧。您接触这一行印象比较深刻的剧是什么?   巴特尔:那跟大家一样,就是《阿信》,港台的比较多,《霍元甲》包括《上海滩》,港台剧当时是充斥着我们的屏幕。后来我觉得得益于广电总局有一个政策,就是黄金时间只能播大陆的电视剧,这一点为我们国家的国产电视剧发展起了决定性的作用。现在你再问老百姓你想看日本的连续剧,还是看中国的连续剧,人家愿意看中国的。   主持人刘杨:当时看到那些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自己将来也要拍一部类似的东西?   巴特尔:经常想,搞美术的时候还没有太想,搞电视以后想的就是超越。比如说今年我拿了三等奖,明年我就争取拿二等奖,再一年就拿一等奖,然后想继续保持一等奖。慢慢的奖都拿完了以后,心态就平和了一些,更多的是享受电视剧创作的过程,就不太考虑结果了。   主持人刘杨:对您来说从摄影到导演的转变是一个很享受的过程?   巴特尔:对,应该是这样。   主持人刘杨:我想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转变,是什么样的机遇促使您做这样的选择和转变的?   巴特尔:少儿情结,小时候就喜欢看电影,看完电影回来就画画。这种情结一直延续到今天,虽然我还没有拍电影,我也准备拍电影,电视剧已经给我很大的享受了。   主持人刘杨:您拍的第一部电视剧是什么?   巴特尔:一个录像带,叫《东方珠宝店》,那时候大量的音像出版社出盒带。   主持人刘杨:哪一年拍的?   巴特尔:81年还是82年,很早了。我第一个获奖的电视剧是《xx518》,是获得飞天奖。开始拍连续剧的就是《儒商》,后来就是《西部警察》、《车间主任》。自己获得成就比较多的是《西部警察》,最佳导演、最佳摄影、最佳电视剧。   主持人刘杨:您作为导演的第一部作品出来去面对观众,看到自己的名字在导演那一栏的时候是什么心情?   巴特尔:很有意思,我当时拍的短片在电视台播的时候,武汉街上很多摊位放着电视,我就骑着自行车在街上看。当时有的加里也没有电视机,大家就在街上看。看到每个老百姓他们欢笑、高兴、很感兴趣,自己也很高兴。现在顾不上了,现在有时候播的时候自己也没有时间看。   主持人刘杨:那次应该是记忆最深刻的。   巴特尔:应该是。   主持人刘杨:那第一次拿奖杯的感觉呢?   巴特尔:第一次拿奖杯是三等奖,在成都。拿奖我觉得还是感受不是很深,主要是第一次播出你的片子的时候。那是一个小品,我自编自导自演的一个小品,当时徐帆也是在武汉,是徐帆的第一个也是我的第一个。拍完之后中央台作为小品展播播出了,那时候电视台都贴大喜报,谁创作的在中央台播出,那时候都早早的坐在家里打开中央台等着看。   主持人刘杨:接到无数的恭喜电话。   巴特尔:那时候电话不是很多,那时候没有手机。   主持人刘杨:那时候会不会觉得挺飘飘然的,觉得取得一点成绩。   巴特尔:飘飘然没有,因为知道自己是新兵,倒是觉得我干对了这一行,觉得我是干这一行的料。拍电视剧很辛苦的,包括身体上、生理上、压力上。几百万的压力、成败的压力、收视率的压力,这些压力我都觉得是作为一个导演来说必须承受的。所以我干这行的时候从不叫苦、不叫累,确实很累但是我不叫,是因为我喜欢它。再一个我也觉得我确实是干这一行的料,想想不干这行别的也干不了。   主持人刘杨:很多导演都说到这个问题,但如果再选择一次的话还会做同样的选择。给您最大的成就感是什么,来自观众还是同行的评论?   巴特尔:评论这个东西很难说清楚,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包括有些作品我自己都不是很喜欢,但是收视率很高,也拿奖。我很清醒我拍每一个作品以后,一定要对自己的片子有认识、有定位,一定要有个人定位的,我不会受收视率包括媒体的影响。这部片子我觉得不是我很好的作品,起码排位很后,但是它的成就、获得的奖项可能是我作品里面最高的,我也不认为它是好的东西。因为我自己知道我的心用了多少,投入用了多少,哪些东西我把心用进去以后很踏实,有时候用心进去不踏实,很茫然、恍然,但是获奖了。我们生活当中有很多这样有意思的东西,并不是喜欢的东西获奖了,你觉得最好的东西可能收视率不是那么高。但是都不会影响我,如果我去迎合这些东西的话,我会做不好事的,会失去自己的很多主张。人们说观众是上帝,我不这样认为,我认为观众是朋友,这不是说你想看什么我就拍什么,我拍的东西给你看了应该是交流、交心的过程。   《西部警察》:死囚都来信说来世要当警察   主持人刘杨:您内心的情结赋予了哪部作品,是您最满意的或者是印象中最深刻的?   巴特尔:你对一部作品开始之前做的功课,基本功越多、越扎实,心里感受越冲动,应该是越好的。我印象最深的应该说是《西部警察》,《西部警察》剧本我看了以后很喜欢,就有一种冲动,包括在戈壁滩上、甘肃那边拍摄那么艰苦、风沙那么大。我每天就像发烧一样的,就觉得有很多创作激情出来,而且一些很新鲜的点子和创意马上就会闪现。那种环境给我的直面感觉就让你冲动,茫茫戈壁、大西北那边,城墙断壁马上跟我剧本里的人物联系在一起。那个剧组是很愉快的,剧组所有人都心心相应,每天晚上看样片的时候,整个房间里都坐满了,大家一起哭、一起乐。当时我说这部片子成的,后来是在中央台播出。   主持人刘杨:那时候是几几年?   巴特尔:95年。那时候警察给我来信的很多,包括囚犯也有给我写的,死囚都来信说来世要当警察。因为那个剧本写的很好,剧本已经把人和自然、环境、戈壁滩、西北人文全部融合在一起,力量很强悍,所以我投入也很大。当然我们创作过程中,年轻人走的过程中有些不是那么好的机遇,有些是领导安排的,或者不是很情愿拍的东西也都会去拍。这个机会你不要浪费,会当做锻炼的经历。   主持人刘杨:刚才听您说自己都很激动,很感慨。   巴特尔:对,包括前一段时间半夜看到电视上放这个片子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那时候都很有才气,现在不一定能拍的那么好了。那时候没有杂念,没有想拿奖,没有考虑收视率,功利的东西很少,没有迎合市场,就是觉得好就拍了,拍了就影响社会大众,我也因为这个戏拿的最佳导演奖。现在有些商业性很强的,你不是很愿意拍的,包括选演员也是,他跟这个角色不合适,但是市场又要他,这对演员来说也是很累的。就像我导戏如果不合适也很累,如果合适了就会很轻松。所以有很完美的实践经历,也有很无奈的实践过程,这个很正常。   主持人刘杨:您拍过很多艰苦的戏,您回忆里面哪部戏最苦?   巴特尔:《旗舰》,《旗舰》应该说是我们一个正常电视剧拍了一个非正常的电视剧。因为拍军舰不是说拍就拍的,要有一些很多的准备,像军舰要掉个头都要两三个小时,我们出个海一天只能拍两三个小时。所以这个不以我的目的为转移,也不是我能控制的。还有我们拍潜艇,报废的潜艇停在岸边里面是没有空调,三亚5月份,用管子给我们往里面送风。不送还好,送进来的都是热风,我觉得那是我拍电视剧以来快疯了的一次。我们当时凌晨三点在潜艇里面停机,提前我就想:停完机我要大吼一声。但是我根本没有吼,最后一个镜头拍完了,大家都看着我,不知道导演好要干什么,我就说撤吧。当时我都不想干这一行了,太累了。有条件我会搭很多景拍,但是成本就上去了,各方面都要考虑,自己投资也舍不得花钱,有些能艰苦就艰苦一点。   主持人刘杨:您之前提过《西部警察》是您拍过很纯粹的戏,现在市场环境下也一些无奈的地方,现在还不会想做一种这样的满足自己情结的戏?   巴特尔:如果我自己有钱全额投资的话就会不顾忌了。现在收视率只是对电视剧基本的评估,可能广告商没有更多的参照物。收视率高不能说是好片子,只能说是很多人看了,现在也有很多收视率很高但是骂声一片的电视剧。广告商只图看了就可以,收视率不是决定一个好片子的决定性东西,只能说很多人看的。电视剧这个东西是有观众层的,我特别想拍一个小孩喜欢看、老头喜欢看,80后、90后都喜欢看的东西,但是这个很难,在一个作品里体现雅俗共赏很难的。   主持人刘杨:什么情况下会让你看到一个本子觉得很好?   巴特尔:就是碰到好本子了,可能这个本子的生活阅历、剧本走向跟你的艺术观点比较吻合,你认识的比较多,生活当中很多问题的看法你不一定是明确的,当你理解清晰、深刻的时候,他一定是你想拍的东西,你一定会自然的投入。   主持人刘杨:陈家林导演这么大岁数了还奋战在一线,我想知道您有没有给自己设定什么时候不拍了?   巴特尔:家林大哥那么大的年龄我肯定就不拍了,他是一个楷模,这么大年龄,刚做完手术,现在还在前线拍电视剧。   主持人刘杨:现在整个内地电视剧环境有很多的变化,您有没有总体上的看法或者是认识呢?   巴特尔:中国电视剧的水准是很高的,有点像中国的连环画,全世界连环画都不会超过中国,中国连环画是世界上最好的。因为它的读者最多,它的连环画可以画古典名著,但是国外往往只是卡通。中国的电视剧也很好,有那么多的台,那么多的频道。像到法国去只有三个频道,而且也不放电视剧,法国老百姓都没有电视剧可看。中国老百姓如果说今天一晚上没有电视剧,很多老百姓是过不去的,这是一种需要。所以这么大的市场需要的时候,你为这个市场服务应该是很骄傲的事情。作为一个导演来说你干这一行,提供精神食粮,应该是很愉快、很骄傲的事情。当然我们的电视剧市场也在健全的过程之中,比如说包括有些市场的体制、包括有些卖的价钱,也都不一定是很规范的,都在摸索过程中,我相信会越走越好、越来越规范。比如说有些电视剧投入很大卖的钱不好,有些质量不行的时候价位就定的很低的,像有些大台价位就是定的很低的,中央台一天晚上广告那么多,但是给的价钱那么低。这个总要让投资方挣点钱,不能都让电视台挣了,电视台挣到天上去了,但是他给你的钱是非常少的。我觉得这个也会改进的,因为它不合理。   主持人刘杨:现在内地的电视剧面临很多的冲击,比如说韩流、港台剧,您觉得有什么值得借鉴的地方吗?   巴特尔:刚开始我们拍电视剧的时候是很幼稚的,包括电影,包括我们在电影学院的老师,对商业化、商业片的概念都没有,都在拍自己喜欢拍的东西,操作上跟世界、市场上也不接轨。香港的一些东西,当年香港、日本剧进来以后,确实给我们提供了一些学习借鉴的东西,比如说它的娱乐性,这是大陆原来很不重视的。可看性,我们都不重视,我们更强调的是政治性、思想性,使得我们的电视剧很少观众去看。因为它不好看,你的政治就起不到作用,思想就的不到体现,你一定要把观众吸引进去,电视剧是千变万化的东西,不能是政治口号。我觉得港台给我们的冲击也好、借鉴也好、学习也好,当年起了很好的作用,就在于他让我们认识到什么叫与娱乐、什么叫可看,什么叫跟观众贴近。当你知道这些东西以后,再加上我国改革开放,各方面放的很开了,包括给的国产剧的尝试机会,原来拍电视剧钱是出去了就不会回来,现在是有市场了,就可以有钱回来循环,是一个良性循环的东西。电视剧再学习了港台的那些可看性、娱乐性的东西,就比他们拍的好。因为我们实践机会多、作品多,哪个国家也没有那么多的作品,那么多导演一年拍那么多戏,那么大的市场。应该说当你学习这个东西,认识到这个道路以后,你走起来还是有条件走的。   主持人刘杨:我们这次这么多导演聚合在一起算是盛况了,我之前觉得导演工会像是一个维权组织,您觉得这个导演工会最大的意义是什么呢?   巴特尔:维权只是我们的一个小部分。导演委员会成立第一是为了交流,第二是为了自律,第三是为了维权。任何一个行业,比如说我们看了很多的片子,导演我们之间不认识,很想交流。大家都入会了以后,每年有一个交流的平台、交流的机会大家互相认识、信息交通,对我们的电视剧无论是艺术上还是操作过程上,很多东西都是促进和学习的很好机会。我们组织成这个导演委员会认识那么多的导演,有年轻导演有成就的老导演,有成就的老导演把一些经验告诉年轻的导演,这是很好的事情。每个导演当接到通知问愿不愿意加入这样一个协会的时候,有没有这样的意图的时候,大家都很踊跃。去年才120人,今年200人,应该说再过几年中国的导演基本上全在里面了。这样的平台,让大家也有一个约束、自律,无论是敬业精神上还是作品的走向上,包括你为人、做人,都会是一个约束。我们有自己的宣言、主张,大家按照这个主张来,在你主张的前提下发挥各自的艺术感受,包括你维权的问题,有些导演甚至有不公正的待遇或者是有些做的不好的地方,我们导演委员会有律师团,会很规范的出点子,进行维权的活动。我觉得更多的交流,这是最大的。   主持人刘杨:谢谢导演。

  采访手记:巴特尔是我们本次选题采访的第一位导演。和他的对话包含了他所有的人生经历,透过它,你可以看到一个导演从初入行直至在圈内颇有知名度的全过程,而对于如今的内地电视剧存在的弊端,除了让导演们屡次提及的不公正的收视率状况,巴特尔也呼吁能够用更严谨的心态看待此问题,面对如此大的市场,每一个人,都大有可为。   入行前传:美术界叫曹小强   主持人刘杨:导演,我们知道你之前获过很多奖,但是好象大家对你的经历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,当初您是怎么踏入这个行业的呢?   巴特尔:我原来应该算是80年,那时候我在美术学院当老师,当了10年老师。然后我到武汉电视台搞摄影,搞了两年摄影转导演,于是就踏上了辛苦无比、没日没夜、很少归家的行当。   主持人刘杨:在没入行之前对这个行当是怎么看的?   巴特尔:这有个人情结在里面,我喜欢影视,我们小时候没有电视就喜欢电影,我曾经老做电影梦,包括我画画也是因为电影的缘故,就是看电影把电影的故事回来画成连环画,看一个电影画一个,积攒了很多,就练就了画画的本事,就进入了美术学院。进入美术学院以后还是痴心不改,觉得连环画太小了,那时候又成立了电视台,我就转行以搞摄影的角度进去。从搞摄影的角度说也不是太顺利,电视台那时候很新鲜,电视机、摄影机很金贵,不像现在到处都是摄影机。所以也不给我们机器学,就是在师傅拍我们在旁边看着怎么拍,然后学。我当时到电视台的想法主要是想当导演,所以也不大注重搞摄影,两年以后我就转导演了。   主持人刘杨:其实有点下海的感觉,从一个铁饭碗转过来的。   巴特尔:跟饭碗没有关系。我在当时美术界已经有一些成就了,我当时是湖北连环画协会的会长,中国美术家协会的会员,已经到一定程度了。等于是要放弃这个领域,进入一个新的领域。回过头来能不能达到我美术的成就还是一个未知数,只是凭着年轻人的一种喜好,自行其是的放弃了一个似乎很成熟的事业,走到一个新的领域从头开始。我在美术界人家都知道我的汉名叫曹小强,我到电视台以后就换成了巴特尔,这是我姥爷给我起的小名,家里是这么叫的,所以很多美术界的人都不知道巴特尔就是曹小强。   主持人刘杨:您最开始的时候有一段非常艰辛的入行经历?   巴特尔:我个人喜好是喜欢什么就实践什么,真的很幸运。一个人干一行要喜欢一行,当然每一行都有艰苦的道路走,这是正常的,我不把它当成辛苦。我幸运的是我喜欢美术进了美术学院,当了老师教画画,还参加全国影展,得了奖。我喜欢电视又进入了这个行当,给自己规划十年要拿飞天奖,三年实现的,再说5年拿最佳导演奖,没到5年又实现了。就是你喜欢一个行当就会全身心的投入,投入以后必然会有成绩。   主持人刘杨:有些人他们有抱负实现不了,您有这些抱负而且实现了。   巴特尔:应该说是幸运的。   电视奋斗史:韩剧是向中国电视剧学习   主持人刘杨:您入行的时候电视剧的行情是怎么样的?   巴特尔:非常简陋,跟现在简直是天地之比。那天我做后期,电脑把我一百多人的场面做成一千多人的时候我很感慨,而且现在有很多的后期合成,那个时候是搬三四台机器拍,包括那时候字幕也是用笔写出来的一针一针的拍,技术跟现在没有办法比。现在是数字的,那时候是磁带老卡,老划线,所有的设备都是不过关的。到了80年代初期,应该说我们国家电视剧技术上的设备跟世界同步了。哪怕是一个县级的电视台组建,他的设备也是世界一流的,因为都买这个,价钱也差不多了。不像原来一部摄像机非常金贵,我记得当时我们台拍摄中无意中摔了一台,连市委都知道了。不像现在机器太多了,家里都可以买了,所以从技术上突飞猛进已经是不可比的。从我们的电视剧质量上、画质、内容上,我作为一个电视剧导演很自豪,它确实是世界第一。除了产量第一以外,我们很多电视剧,有些人赞成的什么韩剧超过中国电视剧多少,我认为中国电视剧比韩剧好。韩剧是向中国电视剧学习的,我们现在应该更加强我们自身的能力,应该更加领先,而不是向谁学习的问题。   主持人刘杨:其实作为我们来讲伴随电视剧成长的一代,最初在我们的记忆里就是《西游集》、《霍元甲》这些电视剧。您接触这一行印象比较深刻的剧是什么?   巴特尔:那跟大家一样,就是《阿信》,港台的比较多,《霍元甲》包括《上海滩》,港台剧当时是充斥着我们的屏幕。后来我觉得得益于广电总局有一个政策,就是黄金时间只能播大陆的电视剧,这一点为我们国家的国产电视剧发展起了决定性的作用。现在你再问老百姓你想看日本的连续剧,还是看中国的连续剧,人家愿意看中国的。   主持人刘杨:当时看到那些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自己将来也要拍一部类似的东西?   巴特尔:经常想,搞美术的时候还没有太想,搞电视以后想的就是超越。比如说今年我拿了三等奖,明年我就争取拿二等奖,再一年就拿一等奖,然后想继续保持一等奖。慢慢的奖都拿完了以后,心态就平和了一些,更多的是享受电视剧创作的过程,就不太考虑结果了。   主持人刘杨:对您来说从摄影到导演的转变是一个很享受的过程?   巴特尔:对,应该是这样。   主持人刘杨:我想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转变,是什么样的机遇促使您做这样的选择和转变的?   巴特尔:少儿情结,小时候就喜欢看电影,看完电影回来就画画。这种情结一直延续到今天,虽然我还没有拍电影,我也准备拍电影,电视剧已经给我很大的享受了。   主持人刘杨:您拍的第一部电视剧是什么?   巴特尔:一个录像带,叫《东方珠宝店》,那时候大量的音像出版社出盒带。   主持人刘杨:哪一年拍的?   巴特尔:81年还是82年,很早了。我第一个获奖的电视剧是《xx518》,是获得飞天奖。开始拍连续剧的就是《儒商》,后来就是《西部警察》、《车间主任》。自己获得成就比较多的是《西部警察》,最佳导演、最佳摄影、最佳电视剧。   主持人刘杨:您作为导演的第一部作品出来去面对观众,看到自己的名字在导演那一栏的时候是什么心情?   巴特尔:很有意思,我当时拍的短片在电视台播的时候,武汉街上很多摊位放着电视,我就骑着自行车在街上看。当时有的加里也没有电视机,大家就在街上看。看到每个老百姓他们欢笑、高兴、很感兴趣,自己也很高兴。现在顾不上了,现在有时候播的时候自己也没有时间看。   主持人刘杨:那次应该是记忆最深刻的。   巴特尔:应该是。   主持人刘杨:那第一次拿奖杯的感觉呢?   巴特尔:第一次拿奖杯是三等奖,在成都。拿奖我觉得还是感受不是很深,主要是第一次播出你的片子的时候。那是一个小品,我自编自导自演的一个小品,当时徐帆也是在武汉,是徐帆的第一个也是我的第一个。拍完之后中央台作为小品展播播出了,那时候电视台都贴大喜报,谁创作的在中央台播出,那时候都早早的坐在家里打开中央台等着看。   主持人刘杨:接到无数的恭喜电话。   巴特尔:那时候电话不是很多,那时候没有手机。   主持人刘杨:那时候会不会觉得挺飘飘然的,觉得取得一点成绩。   巴特尔:飘飘然没有,因为知道自己是新兵,倒是觉得我干对了这一行,觉得我是干这一行的料。拍电视剧很辛苦的,包括身体上、生理上、压力上。几百万的压力、成败的压力、收视率的压力,这些压力我都觉得是作为一个导演来说必须承受的。所以我干这行的时候从不叫苦、不叫累,确实很累但是我不叫,是因为我喜欢它。再一个我也觉得我确实是干这一行的料,想想不干这行别的也干不了。   主持人刘杨:很多导演都说到这个问题,但如果再选择一次的话还会做同样的选择。给您最大的成就感是什么,来自观众还是同行的评论?   巴特尔:评论这个东西很难说清楚,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包括有些作品我自己都不是很喜欢,但是收视率很高,也拿奖。我很清醒我拍每一个作品以后,一定要对自己的片子有认识、有定位,一定要有个人定位的,我不会受收视率包括媒体的影响。这部片子我觉得不是我很好的作品,起码排位很后,但是它的成就、获得的奖项可能是我作品里面最高的,我也不认为它是好的东西。因为我自己知道我的心用了多少,投入用了多少,哪些东西我把心用进去以后很踏实,有时候用心进去不踏实,很茫然、恍然,但是获奖了。我们生活当中有很多这样有意思的东西,并不是喜欢的东西获奖了,你觉得最好的东西可能收视率不是那么高。但是都不会影响我,如果我去迎合这些东西的话,我会做不好事的,会失去自己的很多主张。人们说观众是上帝,我不这样认为,我认为观众是朋友,这不是说你想看什么我就拍什么,我拍的东西给你看了应该是交流、交心的过程。   《西部警察》:死囚都来信说来世要当警察   主持人刘杨:您内心的情结赋予了哪部作品,是您最满意的或者是印象中最深刻的?   巴特尔:你对一部作品开始之前做的功课,基本功越多、越扎实,心里感受越冲动,应该是越好的。我印象最深的应该说是《西部警察》,《西部警察》剧本我看了以后很喜欢,就有一种冲动,包括在戈壁滩上、甘肃那边拍摄那么艰苦、风沙那么大。我每天就像发烧一样的,就觉得有很多创作激情出来,而且一些很新鲜的点子和创意马上就会闪现。那种环境给我的直面感觉就让你冲动,茫茫戈壁、大西北那边,城墙断壁马上跟我剧本里的人物联系在一起。那个剧组是很愉快的,剧组所有人都心心相应,每天晚上看样片的时候,整个房间里都坐满了,大家一起哭、一起乐。当时我说这部片子成的,后来是在中央台播出。   主持人刘杨:那时候是几几年?   巴特尔:95年。那时候警察给我来信的很多,包括囚犯也有给我写的,死囚都来信说来世要当警察。因为那个剧本写的很好,剧本已经把人和自然、环境、戈壁滩、西北人文全部融合在一起,力量很强悍,所以我投入也很大。当然我们创作过程中,年轻人走的过程中有些不是那么好的机遇,有些是领导安排的,或者不是很情愿拍的东西也都会去拍。这个机会你不要浪费,会当做锻炼的经历。   主持人刘杨:刚才听您说自己都很激动,很感慨。   巴特尔:对,包括前一段时间半夜看到电视上放这个片子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那时候都很有才气,现在不一定能拍的那么好了。那时候没有杂念,没有想拿奖,没有考虑收视率,功利的东西很少,没有迎合市场,就是觉得好就拍了,拍了就影响社会大众,我也因为这个戏拿的最佳导演奖。现在有些商业性很强的,你不是很愿意拍的,包括选演员也是,他跟这个角色不合适,但是市场又要他,这对演员来说也是很累的。就像我导戏如果不合适也很累,如果合适了就会很轻松。所以有很完美的实践经历,也有很无奈的实践过程,这个很正常。   主持人刘杨:您拍过很多艰苦的戏,您回忆里面哪部戏最苦?   巴特尔:《旗舰》,《旗舰》应该说是我们一个正常电视剧拍了一个非正常的电视剧。因为拍军舰不是说拍就拍的,要有一些很多的准备,像军舰要掉个头都要两三个小时,我们出个海一天只能拍两三个小时。所以这个不以我的目的为转移,也不是我能控制的。还有我们拍潜艇,报废的潜艇停在岸边里面是没有空调,三亚5月份,用管子给我们往里面送风。不送还好,送进来的都是热风,我觉得那是我拍电视剧以来快疯了的一次。我们当时凌晨三点在潜艇里面停机,提前我就想:停完机我要大吼一声。但是我根本没有吼,最后一个镜头拍完了,大家都看着我,不知道导演好要干什么,我就说撤吧。当时我都不想干这一行了,太累了。有条件我会搭很多景拍,但是成本就上去了,各方面都要考虑,自己投资也舍不得花钱,有些能艰苦就艰苦一点。   主持人刘杨:您之前提过《西部警察》是您拍过很纯粹的戏,现在市场环境下也一些无奈的地方,现在还不会想做一种这样的满足自己情结的戏?   巴特尔:如果我自己有钱全额投资的话就会不顾忌了。现在收视率只是对电视剧基本的评估,可能广告商没有更多的参照物。收视率高不能说是好片子,只能说是很多人看了,现在也有很多收视率很高但是骂声一片的电视剧。广告商只图看了就可以,收视率不是决定一个好片子的决定性东西,只能说很多人看的。电视剧这个东西是有观众层的,我特别想拍一个小孩喜欢看、老头喜欢看,80后、90后都喜欢看的东西,但是这个很难,在一个作品里体现雅俗共赏很难的。   主持人刘杨:什么情况下会让你看到一个本子觉得很好?   巴特尔:就是碰到好本子了,可能这个本子的生活阅历、剧本走向跟你的艺术观点比较吻合,你认识的比较多,生活当中很多问题的看法你不一定是明确的,当你理解清晰、深刻的时候,他一定是你想拍的东西,你一定会自然的投入。   主持人刘杨:陈家林导演这么大岁数了还奋战在一线,我想知道您有没有给自己设定什么时候不拍了?   巴特尔:家林大哥那么大的年龄我肯定就不拍了,他是一个楷模,这么大年龄,刚做完手术,现在还在前线拍电视剧。   主持人刘杨:现在整个内地电视剧环境有很多的变化,您有没有总体上的看法或者是认识呢?   巴特尔:中国电视剧的水准是很高的,有点像中国的连环画,全世界连环画都不会超过中国,中国连环画是世界上最好的。因为它的读者最多,它的连环画可以画古典名著,但是国外往往只是卡通。中国的电视剧也很好,有那么多的台,那么多的频道。像到法国去只有三个频道,而且也不放电视剧,法国老百姓都没有电视剧可看。中国老百姓如果说今天一晚上没有电视剧,很多老百姓是过不去的,这是一种需要。所以这么大的市场需要的时候,你为这个市场服务应该是很骄傲的事情。作为一个导演来说你干这一行,提供精神食粮,应该是很愉快、很骄傲的事情。当然我们的电视剧市场也在健全的过程之中,比如说包括有些市场的体制、包括有些卖的价钱,也都不一定是很规范的,都在摸索过程中,我相信会越走越好、越来越规范。比如说有些电视剧投入很大卖的钱不好,有些质量不行的时候价位就定的很低的,像有些大台价位就是定的很低的,中央台一天晚上广告那么多,但是给的价钱那么低。这个总要让投资方挣点钱,不能都让电视台挣了,电视台挣到天上去了,但是他给你的钱是非常少的。我觉得这个也会改进的,因为它不合理。   主持人刘杨:现在内地的电视剧面临很多的冲击,比如说韩流、港台剧,您觉得有什么值得借鉴的地方吗?   巴特尔:刚开始我们拍电视剧的时候是很幼稚的,包括电影,包括我们在电影学院的老师,对商业化、商业片的概念都没有,都在拍自己喜欢拍的东西,操作上跟世界、市场上也不接轨。香港的一些东西,当年香港、日本剧进来以后,确实给我们提供了一些学习借鉴的东西,比如说它的娱乐性,这是大陆原来很不重视的。可看性,我们都不重视,我们更强调的是政治性、思想性,使得我们的电视剧很少观众去看。因为它不好看,你的政治就起不到作用,思想就的不到体现,你一定要把观众吸引进去,电视剧是千变万化的东西,不能是政治口号。我觉得港台给我们的冲击也好、借鉴也好、学习也好,当年起了很好的作用,就在于他让我们认识到什么叫与娱乐、什么叫可看,什么叫跟观众贴近。当你知道这些东西以后,再加上我国改革开放,各方面放的很开了,包括给的国产剧的尝试机会,原来拍电视剧钱是出去了就不会回来,现在是有市场了,就可以有钱回来循环,是一个良性循环的东西。电视剧再学习了港台的那些可看性、娱乐性的东西,就比他们拍的好。因为我们实践机会多、作品多,哪个国家也没有那么多的作品,那么多导演一年拍那么多戏,那么大的市场。应该说当你学习这个东西,认识到这个道路以后,你走起来还是有条件走的。   主持人刘杨:我们这次这么多导演聚合在一起算是盛况了,我之前觉得导演工会像是一个维权组织,您觉得这个导演工会最大的意义是什么呢?   巴特尔:维权只是我们的一个小部分。导演委员会成立第一是为了交流,第二是为了自律,第三是为了维权。任何一个行业,比如说我们看了很多的片子,导演我们之间不认识,很想交流。大家都入会了以后,每年有一个交流的平台、交流的机会大家互相认识、信息交通,对我们的电视剧无论是艺术上还是操作过程上,很多东西都是促进和学习的很好机会。我们组织成这个导演委员会认识那么多的导演,有年轻导演有成就的老导演,有成就的老导演把一些经验告诉年轻的导演,这是很好的事情。每个导演当接到通知问愿不愿意加入这样一个协会的时候,有没有这样的意图的时候,大家都很踊跃。去年才120人,今年200人,应该说再过几年中国的导演基本上全在里面了。这样的平台,让大家也有一个约束、自律,无论是敬业精神上还是作品的走向上,包括你为人、做人,都会是一个约束。我们有自己的宣言、主张,大家按照这个主张来,在你主张的前提下发挥各自的艺术感受,包括你维权的问题,有些导演甚至有不公正的待遇或者是有些做的不好的地方,我们导演委员会有律师团,会很规范的出点子,进行维权的活动。我觉得更多的交流,这是最大的。   主持人刘杨:谢谢导演。...

2015-08-13 01:14:14 新浪 阅读全文
视频: 现实版的霍格沃兹,地址河北省新乐市河北东方美术学院

视频: 现实版的霍格沃兹,地址河北省新乐市河北东方美术学院

视频: 现实版的霍格沃兹,地址河北省新乐市河北东方美术学院...

2016-01-09 05:07:51 优酷 阅读全文
01水彩画概论

01水彩画概论

01水彩画概论...

2015-10-23 13:16:32 爱奇艺 阅读全文
05梅四

05梅四

05梅四...

2015-10-27 13:44:08 爱奇艺 阅读全文
4魏晋楷书

4魏晋楷书

4魏晋楷书...

2015-11-30 12:43:28 爱奇艺 阅读全文
01油画人像写生概述

01油画人像写生概述

01油画人像写生概述...

2015-10-26 13:19:04 爱奇艺 阅读全文
2016年内江师范学院张大千美术学院运动会方队开幕式彩排

2016年内江师范学院张大千美术学院运动会方队开幕式彩排

2016年内江师范学院张大千美术学院运动会方队开幕式彩排...

2016-10-18 15:17:23 爱奇艺 阅读全文
[天津美术学院:霍春阳教授主讲:写意花鸟画技法与创作].霍春阳

[天津美术学院:霍春阳教授主讲:写意花鸟画技法与创作].霍春阳

[天津美术学院:霍春阳教授主讲:写意花鸟画技法与创作].霍春阳...

2016-09-29 21:15:46 爱奇艺 阅读全文
捷豹F-PACE四川美院试驾体验

捷豹F-PACE四川美院试驾体验

捷豹F-PACE四川美院试驾体验...

2016-06-03 08:09:50 爱奇艺 阅读全文
【速写教程】 【于萍速写(二)中央美术学院】

【速写教程】 【于萍速写(二)中央美术学院】

【速写教程】 【于萍速写(二)中央美术学院】...

2016-07-30 12:12:30 爱奇艺 阅读全文
愤怒的妻子

愤怒的妻子

愤怒的妻子...

2013-07-22 14:33:28 爱奇艺 阅读全文
河北美院东方文化创意产业基地开园

河北美院东方文化创意产业基地开园

5月1日,游客在河北美术学院东方文化创意产业基地参观展览。当日,位于河北石家庄新乐市的河北美术学院东方文...

2016-05-02 11:33:00 和讯 阅读全文
上大美院副教授苏金成:“荒芜”的村里开书画室

上大美院副教授苏金成:“荒芜”的村里开书画室

原标题:“荒芜”的村里缘何有间书画室 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苏金成用二次...东方网(eastday.com)版权所有...

2016-08-29 04:53:02 东方网上海频道 阅读全文
美院帮公开课——教你如何炼成高分素描头像

美院帮公开课——教你如何炼成高分素描头像

善于素描教学他对全国各大美院的风格和画法有着深刻研究,经他调教的学生都能够在各种艺术考试中取得优异成...

2016-09-09 02:13:30 东方网 阅读全文
“东方•星”辽宁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水彩作品邀请展

“东方•星”辽宁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水彩作品邀请展

转眼又进入了一年毕业季的六月,由旅日艺术家江屹艺术基金支持、现代东方画廊・江屹艺术空间与辽宁师范大学...

2016-06-13 12:58:00 凤凰辽宁站 阅读全文
“当下的美院缺乏力量,这可从深厚文脉里寻找”

“当下的美院缺乏力量,这可从深厚文脉里寻找”

“文脉”这两个字在艺术界提得并不是太多,尤其是对当代艺术界而言。顾村言(《东方早报·艺术评论》执行主编...

2016-07-05 04:00:00 凤凰网 阅读全文
寻梦东方,美院人在路上

寻梦东方,美院人在路上

一篇新闻报道的开头,往往需要一个定义、一个基调,而“东方”,恰恰是难以定义的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“东方”...

2015-07-24 03:30:00 光明网 阅读全文
中国美院“西湖衍生品”亮相伦敦

中国美院“西湖衍生品”亮相伦敦

新华网杭州5月4日电(记者 冯源)记者从中国美术学院获悉,当地时间5月3日下午6...设计师以东方人的“日常生活...

2016-05-07 03:50:43 新华网浙江站 阅读全文
省部共建,探索美院新发展

省部共建,探索美院新发展

在“美美与共”展厅,中国美术学院以东方文化为核心与40余个城市建立战略合作关系,推进品质城市建设“东方之...

2016-04-18 09:30:09 苏州热线 阅读全文
许江谈艺术教育的核心与中国美院这十年

许江谈艺术教育的核心与中国美院这十年

蔡元培先生在国立艺术院(中国美术学院前身)开学讲演中说,把艺术院建在西湖畔,“就是要用美的心来唤醒人心,...

2016-04-20 11:59:00 光明网 阅读全文
河北美院与村民激烈冲突 号召学生“围场子”[图]

河北美院与村民激烈冲突 号召学生“围场子”[图]

东方网-东方新闻-社会新闻-河北美院与村民激烈冲突 号召学生“围场子”[图]-美院,河北,场子,村民,号召,冲突...

2016-04-11 03:50:14 东海资讯 阅读全文
河北美院就征地冲突一事发布通报

河北美院就征地冲突一事发布通报

法晚深度即时(稿件统筹 朱顺忠 实习生 尚妍)今日下午,河北美院官方网站就“征地冲突用学生当肉盾”一事发布...

2016-04-11 11:30:52 东方网 阅读全文
...充当“肉墙”-村民 学生参与 辅导员 同学 美院-社会新闻-东方网

...充当“肉墙”-村民 学生参与 辅导员 同学 美院-社会新闻-东方网

11日上午,河北美术学院与当地村民爆发冲突。而在事发的前一天晚上,河北美院的学生就收到辅导员的通知,要求...

2016-04-12 06:58:19 东方网 阅读全文
湖北美院花坛长出婴儿吓坏女生 实为作品

湖北美院花坛长出婴儿吓坏女生 实为作品

近日,湖北美术学院的学生在网上爆料:学校教学楼前花坛里陆续“长”出一排娃娃,胆小女生慎往那儿走。 从学生...

2016-04-06 10:54:13 东方网 阅读全文
中国美院招考 5.7万考生赴考场格外壮观

中国美院招考 5.7万考生赴考场格外壮观

东方网-东方ic图片频道-精彩组图-人气排行-图说故事-车舞飞扬-网友地盘-秀美风光-时尚美图-科技生活-搞笑贴...

2016-02-20 10:15:00 东方网 阅读全文
《订单·方圆故事》荣获“世界最美的书”金奖

《订单·方圆故事》荣获“世界最美的书”金奖

近日,记者从西安美院获悉,在德国莱比锡“世界最美的书”评选中,中国选送的《...沪ICP备 13002369 东方网(ea...

2016-02-17 01:08:00 东方文创网 阅读全文
山东工艺美院今年省内招677人1月18日起报名

山东工艺美院今年省内招677人1月18日起报名

   日前,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公布了其在省内的招生专业、计划以及考试事项。...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...

2016-01-11 10:32:00 东方圣城网 阅读全文
东方国际-罗马美院在华首家授权招生考试机构

东方国际-罗马美院在华首家授权招生考试机构

2015年7月13日,意大利罗马美术学院的招生考试在东方国际教育交流中心拉开帷幕。 首场考试进行的是绘画考试,...

2015-07-15 04:59:00 腾讯网 阅读全文
[看东方]四川美院艺术家来沪举办作品展

[看东方]四川美院艺术家来沪举办作品展

[看东方]四川美院艺术家来沪举办作品展 发布时间:2014年12月23日 15:44 | 进入复兴论坛 | 来源:央视网 | 手...

2014-12-23 03:44:00 中国网络电视台 阅读全文
[看东方]环球时报 西方美院瞄准中国学生

[看东方]环球时报 西方美院瞄准中国学生

[看东方]环球时报 西方美院瞄准中国学生 发布时间:2015年09月21日 09:26 | 进入复兴论坛 | 来源:央视网 |...

2015-09-21 09:26:00 中国网络电视台 阅读全文
广州美院:图书馆长监守自盗

广州美院:图书馆长监守自盗

广州美院:图书馆长监守自盗来源:东方宽频 发布:2015-07-23 19:26:00 时长:04:11 播放数:0 评论数:0居中观看...

2015-07-23 09:00:00 凤凰网 阅读全文

猜你喜欢

随机推荐

本类一周热点